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皮衣 >

再说佛山陶博会


发布日期:2021-12-02 21:26   来源:未知   阅读:

  不曾想到,拙文《陶博会已死,陶瓷节当立》自10月25日发表后,到现在依然成为行业内热议的话题。在微信上,在网络上,部分人更是因而对于我本人,以及我所服务的团队进行了直接攻击;甚至将我深爱的女儿拿出来与公共事件做比喻,甚至于神探般地关心起我在陶城报的褒贬去留问题。

  在此,一并谢过所有关心我和过度关心我的朋友们特别感叹于那些善意无限联想和恶意推论的朋友们,你们的想象力实在太过丰富。只是,我对于与你们相互攻击、隔空骂战并没有兴趣;而且,你们如此气势汹汹地对号入座兴师问罪,恐怕也表错了情。

  我在此郑重声明一次:《陶博会已死,陶瓷节当立》一文,并未指向任何团体和个人。如果要用比较学术、比较中庸、逻辑周密的表达方式的话,我的这篇文章的题目可以叫做:“我为《佛山市禅城区陶瓷产业发展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意见:基于当前外贸环境与国内市场发展状况,佛山陶博会沿袭广交会的商业模式已遇瓶颈亟待调整,应根据佛山展馆的实际情况重新规划,按照未来的商业发展模式进行重新设计。在充分调动佛山各大陶瓷企业的前提,将一个纯粹交易性质的一年两次的外贸展会变成一个一年一次的展现陶瓷文化的博览性质的全国性盛会。”

  好吧,如果我的标题,真的写成这样的话,估计大家又认为我是根本不懂写文章的傻瓜,不知道何为“信、达、雅”了。

  坦白的说,我的这个标题,就是借用众所周知的,历史上那句著名的口号“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来表达在这个新旧商业模式激烈冲突的当下,作为整个佛山陶瓷界难得的平台式品牌,陶博会应当重新思考科学设计新的商业模式,方能为佛山陶瓷产业的下一步发展提供充沛的动力。

  尤其要特别指出的是,无论陶博会也好,陶瓷节也罢;都是佛山市政府主导下,为整个佛山陶瓷界服务的实体展会或者盛会。任何组织方、参与方,应该感谢的是整个行业的兴盛发达,应当努力反思的是自己是否有负政府的期望、行业的信托。

  在2010年3月9日的《陶城报》上,我在自己的专栏里写过这样一段话:“《陶城报》是属于所有陶瓷企业,所有陶瓷人的报纸。我们只是机缘巧合,有幸成为微言发声的代表,但从不敢挟媒体公器而自得。这个平台之上,尊敬的读者们,你们才是伟大的主角。”

  我们必须承认,任何产品都是有一定生命周期的。无论作为实体的平台也好,虚拟的平台也好,大家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都是如何保证用户的“自我表达” 需求的实现,从而形成平台和用户的良性互动。如果没有了对用户内容的精准营销,不能为用户带来更多的创新价值,用户在失去新鲜感之后,就会逐步失去对于平台的黏性。

  的确,我是在态度激烈地提出批评。因为佛山市政府正在向社会各界征求对于《指导意见》的意见,政府需要的就是所有关心和热爱佛山陶瓷产业的人,积极地提出批评和建议。作为佛山陶瓷产业的顶层设计者,作为社会资源最强势最有力的调配者,政府有责任汇聚起全行业的智慧和意见,为佛山陶瓷产业的未来发展,描绘出新的路线图。

  《指导意见》指出:“举办了十年的佛山陶博会吸引力和参与度增长缓慢,主展馆规模不够,扩容建设滞后,一展多馆、场馆分散已经成为制约佛山陶博会健康发展的瓶颈。”

  而这,恰是笔者所写“佛山陶博会,最先天不足的地方,就是没有合适的密集的场所!”

  相比起《指导意见》“佛山陶博会吸引力和参与度增长缓慢”的客观评述,我在文中写的“实事求是的来说,在佛山当下的实际情况之下,陶博会能搞成这个样子,已经不错啦!”,真是有些文过饰非,教自己回头去看都感到汗颜。

  我们再来看看政府的解决思路,“引导品牌陶瓷企业独资或多企业合作,对华夏陶博城展馆进行升级扩建,实现主馆可展览面积5-10万平方米,使我区专业展览馆上规模、上档次,不但有效解决陶瓷展会固定展馆面积不足问题,也同时可作为其他产业展览综合使用,以打造真正意义的佛山国际会展中心。”

  可见,连政府都认为,华夏陶博城的“佛山国际会展中心”的确有些名不符实。资料显示,2002年建成的“佛山国际会展中心”仅有两层,能提供的标准展位仅700多个。

  而在东莞,建立于2000年的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占地面积33万平方米,首期展馆7.4万平方米,可提供2615个国际标准展位,室外展场面积9万平方米!建立于2001年的东莞国际会展中心,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其中展览面积2.8万平方米,可容纳1200个国际标准展位!

  毫不客气地说,佛山制造业、佛山服务业、佛山总部经济,由于缺乏真正意义上的“佛山国际会展中心”,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甚至可能将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乐从、龙江的家具产业之发达,举世公认。而各大家具卖场也由此实力雄厚,傲视天下,无论是罗浮宫还是顺联,以至于整个“十里家具长廊”,都是其他卖场效仿取经的成功者。

  但是,就整个会展经济而言,佛山却是完败于东莞!东莞厚街的家具展,已然与国内各大家具展齐名,甚至有后来居上之势。何也?不正是乐从各大卖场各自为战,缺乏国际级的会展场馆所导致的终极后果吗?

  可能又有人要说我是杞人忧天,因为厚街的家居展之所以兴盛发达,是由于厚街其实也有较强的家具制造产业基础,而国内目前应当没有任何产区可以挑战佛山的龙头地位。

  早在2008年,广东省出台“双转移”政策后,佛山陶瓷企业大规模向粤北、粤东、粤西转移。据了解,目前佛山各家品牌陶瓷企业在清远均有生产基地。经过十年的发展,清远陶瓷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开发、建设所投入的资金已达两百亿元以上,对推动清远的经济社会发展,陶瓷行业的技术进步、招商引资等起到了非常关健的作用。

  清远会一直甘愿为佛山陶瓷做嫁衣吗?我清楚的记得,2012年6月28日,在清远市陶瓷行业商会第二届会员大会上,清远市常务副市长曾贤林就清远“绿色陶都”的路线图演讲时就明确地指出,希望能够在清远打造陶瓷总部经济和会展经济!

  假如清远市政府在基础建设与平台打造上,真的能完成弯道超车,佛山陶瓷总部经济发生重心迁移,并非是天方夜谭。在商言商,企业都是逐利而走的组织。而到那时,沦落的将不仅仅是陶博会!

  《指导意见》还认为,解决陶博会的困境,应当“充分利用广交会平台和影响力,力争把佛山陶博会转型为广交会下属专业分会场,共享广交会的雄厚品牌、客商资源和综合服务能力优势。”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第114届广交会官方数据显示,本次广交会累计出口成交额为1946 .1亿元人民币(折合约316 .9亿美元),扣除汇率因素考虑,环比下降10 .9%,同比下降3 .0%。

  值得注意的是,本届广交会的成交额是近7届最低,自2010年春交会以来首次低于320亿美元。与此同时,到会采购商人数也出现下降,环比减少6 .5%。而据《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佛山数家陶瓷企业的报价均比往年下调10%~20%,原因包括原材料成本下降、利率下降。

  这说明什么?第一,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国际市场竞争加剧,贸易摩擦形势依然严峻。拿瓷砖来说,现在意大利、西班牙瓷砖进口中国的单价,有的仅60元一平方米,我们的产品性价比毫无优势可言。第二,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不稳定,本身发展的产品结构与我们国家非常类似,这几年无论是陶机设备出口的,还是直接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建厂的,都在攀升,因此采购减少是必然的事情。

  然而,最关键的是,广交会传统的实体贸易展的模式,正在受到新兴商业模式巨大的冲击。广交会发言人刘建军指出,广交会的电子平台逐渐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如平台页面总浏览量为538,098次,比第113届增长22倍。他坦言,大部分厂商都认同电商的发展趋势,电子商务提高效率,进入成本低。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贸易研究中心主任陈万灵曾经对广州的皮具市场做过调研,发现外商多数是在网上通过电商看好样式,然后直接在实体店进行采购,邮运回去的速度可能比大规模的船运还要快。他因此评论,“这对贸易发展是好事,不过传统的采购模式受到很大冲击,(广交会)发展需要转变思路。”

  集全国之力的广交会,都要求新求变,都在反思自己的商业模式,转变运营思路;佛山陶博会怎么能还能够继续去承荫恩泽,自我感觉良好,拒绝批评和改进自我?

  事实上,佛山市政府原本已经在积极推动陶博会的战略转型。陶博会这一简称,历史并不久远,是在2010年第16届中国(佛山)国际陶瓷及卫浴博览会时,由“陶交会”改名而来。

  时任禅城区经济促进局副局长的胡安泉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更名主要是考虑到可以扩大陶交会的内涵。由原来纯粹交易会的性质,现在加入其他一些文化宣传、节日的策划,使得陶博会的影响力变得更强,覆盖范围变得更广,例如本届陶博会就同期举办了中意陶瓷文化节。

  可遗憾的是,尽管“陶交会”中文简称变成了“陶博会”,但英文译名上却保持了原来的“China international Ceramic & San-itaryware Fair Foshan”的称谓,而在运营层面上,组织者更多地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传统的采购模式之上!

  《指导意见》还指出,拓展会展功能还应“加大政府投入,给予佛山陶博会办展扶持,提升办展设施,提高办展水平,加大国内外的宣传、招商。规范和整合各大卖场(中国陶瓷城、中国陶瓷产业总部基地、瓷海国际、意美家、马赛克城等)同期营销活动资源,共建陶瓷大营销平台。”但坦率地说,这些措施执行得如何,大家应当都心中有数吧。

  无疑,这种固步自封将会使佛山陶瓷的总部经济和会展经济,受到更为强烈的挑战!因为随着佛山陶瓷工厂的大转移,喷墨技术在各大产区的同步普及,以及其他产区商会作用的凸显,佛山持续的各自为战的习惯,已经使佛山陶瓷在新一轮商业模式的竞争中落后了一个身位。

  陶瓷,是所有中国人都挥之不去的情结,是大家都期盼能再现的民族复兴的符号。同样的,博洛尼亚展在世界建陶界的巨大成功,以及对于中国企业在进场问题上的“歧视”,让所有中国陶瓷人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痛楚,而作为中国建陶业产业链最为发达的佛山陶博会,事实上亦因此不得不背负着巨大压力。

  反观国内,所有的陶瓷产区,都热衷于操办各式各样的陶博会、陶交会,这对于整个中国陶瓷行业而言,究竟是好是坏,大家立场不同见解自然也会有所偏差。但宏观而言,理想而论,大家都期待着有一个能够代表中国建陶界最高水平的展会,结束国内陶瓷界割地而治的现状,与西方主流展会分庭抗礼甚至取而代之。

  就这个问题,我曾经在2012年底,与东鹏集团董事长何新明进行过当面交流。何总坦诚地表示,目前陶博会主要的作用还是为中小企业提供一个好的招商平台,但要做出一个类似博洛尼亚展这样的高端展会,则是另一方面的事情。(见2012年11月24日《陶城报》,《何新明:三十年来就做了一件事》)

  “一个是政府这方面,佛山政府必须有决心支持、推动这件事,搭起这么一个空间给企业去展览;二是行业应该团结起来做这件事情;三是企业应当积极参与。”事实上,我所呼吁的,依然只是这三件事情。

  唯一不同的是,当所有人都已经满足于“存在的就是合理”时,当所有人都觉得目前行进的冰山是永远不会融化时,当所有人都觉得说了也没用时,只有我还跳出来,还在大声疾呼,甚至不怕刺伤了诸位的耳膜。

  正如何新明指出的,要想做出一个东方的博洛尼亚展,目前还有诸多挑战,“如果要做这件事,一定是站在国际化高度,站在全国的大局,要做就做成被世界陶瓷业关注的展会”,而他也再次指出,如果要打造这样的展会,设立在佛山可能还会有些限制,“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展馆选址,展馆不一定是在佛山,可能在省城,在省城意味着不单单是佛山的事情,是全国陶瓷行业的事情。”

  “中国如果要实现转型的目标,必然会消灭一些没有竞争力的传统产业和过剩产能,而转型和创新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如果没有那些没有竞争力企业的倒闭,就没有创新的压力,因此,在这个创造性毁灭的过程,不可能完全实现充分就业,这一目标本身就与转型升级是存在冲突的。”(引自2013年11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社评)

  佛山陶博会,是实实在在地立意于做好中小企业的招商平台,还是要继续盲目地跟随已经衰落的广交会模式?或者说,顺应大家的殷切期望,跳出佛山的地域概念,振臂高呼做出属于全中国全行业的博览会?我们究竟有没有勇气做自己的革命者,拥有“创造性毁灭”的魄力?

  我们失去的是锁链,得到的是整个世界。死去的,将是旧有的商业模式,新生的,将是整个佛山陶瓷界的未来。

  以这样的姿态,卷入这场风波之中,并非我的原意。我们原本是这个时代这个行业的记叙者、观察者、呼号者,不应在聚光灯下招摇。

  孔子说,人应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记者这个行当的存在,不应沦落为只会大唱赞歌的吹鼓手,我们是时代的谏官,应当持续发出盛世警言,教人清醒。

  陶城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仅为陶城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社区  |   皮革机械  |   皮革五金  |   皮革化工  |   皮包  |   蛇皮  |   羊皮  |   牛皮  |   猪皮  |   皮革辅料  |  


中国皮革协会(China Leather Industry Association,简称CLIA)是我国皮革行业跨地区、跨部门、不分经济性质的全国性行业组织,是以制革、制鞋、皮革服装、箱包皮具、毛皮及其制品等主体行业,以及皮革化工、皮革机械、皮革五金、鞋用材料等配套行业的企业为基础,由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贸易机构,以及个人自愿组成的社会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