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羊皮 >

老兵回忆东北抗战:大年三十只能烧羊皮吃


发布日期:2022-04-27 09:26   来源:未知   阅读:

  出靖宇县城往北走204省道,目之所及,是延绵不绝的青山。这里曾是抗联活动的区域。东北林区的冬天,积雪没过膝盖,气温低至零下40多摄氏度。不难想象,当年抗联战士在这里的活动是何其艰难。

  汽车过了那儿轰镇,便转入一条林区公路,往红石林场更深处行驶,一路上,看不到村庄也看不到人群,只有不断重复的山和树,手机也完全没有了信号。就在这座森林里,隐藏着许许多多当年的抗联密营。所谓的密营,实际上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根据地。

  抗联在深山老林里建密营,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日本侵略军对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大范围军事围剿,并在东北林区推行集团部落制,强行并屯、保甲连坐、“蓖梳山林”、“铁壁合围”,迫使抗联部队不得不离开公开的根据地,转而进入深山建立“密营”。资料显示,东北抗日联军在东北林区建立了许许多多的密营。仅在黑龙江一省,目前发现的密营遗址就达100多座。在吉林省红石林区内,也有30多处密营遗址。另外,在辽宁本溪一带,也存在大量密营遗址。

  抗联在深山老林里建有多种密营,它们结构不同,规模不等。有的是架子式,这种房屋没有梁、柱等,而是用较粗的木杆交叉架在一起,屋顶抹泥或用树皮遮苫,俗称马架子式。另一种是地窝子式,即选择有利地形和向阳的山坡,顺着山形地势向地下挖洞一米至两米深,四周用木棱垒起,边挖边垒以作为墙体,地上部分起脊,保暖性强于前一种。

  密营的选址也很有讲究。旅日作家萨苏表示,首先不会选择在离开有人居住的地方超过一天距离的地方建密营。因为抗联战士夏季打仗,冬季进入密营。大雪封山,出行十分不便。除此之外,密营还应该处在山势较险的地方,这样敌人不容易上去。背风朝阳,附近有水源也同样重要。

  据当地的一些农民介绍,密营之“秘”,如果不是抗联战士,是很难发现的。萨苏早些时候在深圳做讲座时也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日本军官在搜山时发现一栋房子。这栋房子在一个山坡上,他骑着马往上冲。这时,从密营里忽然响了一枪,他的马就倒下了,跟着他的那些日本兵也不敢冲了。可见,当时的日本兵根本就不知道那里就是抗联的密营。“人站在坡的顶上,都不能想象下面是一个秘密营地。”萨苏说。

  东北各地抗日游击队于1934年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图为整装待发的抗日战士。新华社资料图

  密营的生活是异常艰苦的。白天,日伪军和“密探”轮番搜山,有时日本飞机还低空侦察。因此,白天不能出密营活动。特别是冬天,一旦在雪地留下脚印,就有被围歼的危险,只有夜间才能出来活动。大雪封山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无论多少人上山,必须踩一个脚窝,以免引起日军注意。在密营里吃住都很困难,情况严重时,为防止暴露目标,不能生火做饭,只能嚼些苞米粒子。

  李敏是一名抗联的老战士,她在抗联军中先后当过炊事员、被服员、宣传员、救护员、电报员等。她曾经在媒体面前回忆起在密营里的艰苦岁月。

  李敏说,因为抗联一般都在山里活动,冬天下雪后就很难生存,所以只能到处建密营。冬天一般零下三四十摄氏度,如果没有密营,战士们都得冻死在山上。密营里面什么都没有,只能靠烤火取暖,像平时唱的一样,“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

  1939年,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一个低潮期,各方面斗争都陷入了困境。李敏还记得,那是1939年的春节,也不知道零下多少摄氏度,但记忆中就是一个“冷”字。进了森林,风小点,就感觉暖和点。他们找到了一个作废的密营营房,只剩了个方框。把树枝树皮捡回来,盖上,大家都高兴得很,因为终于住上了“房子”。山中无日月,但据营长推算说,那天晚上是农历年三十。有战士把自己裤子上缝的几块羊皮拆下来,烧着吃,这是荤菜。指导员杜景堂把自己那双破了的牛皮鞋放到铁桶里,化点雪水煮着吃,煮了一晚上也没烂。

  密营是见证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遗迹。然而,因为日伪军的破坏,加上时间过长,密营自然坍塌。如今,大部分密营遗址已经很难辨认。

  在红石林场深处,有一处叫蒿子湖的地方。根据资料记载,蒿子湖密营是东北抗日联军一路军杨靖宇总司令在1935年至1940年期间居住过的重要密营遗址。1951年,东北烈士纪念馆曾来人考察过这座密营,取走了一些遗物,其中有“太阳牌”胶底鞋、罐头盒、玻璃杯、磨、碾子等。1953年初,通化市考察队又一次来到蒿子湖密营考察,将附近一棵大白松上刻有“李二兔崽子去打猎”的联络暗号取走。

  现在的蒿子湖密营已经成了一个景区,进入景区没多久,便能看到一座完整的原木垒成的房子。旁边的工人介绍说,这是为了后来拍电视据新建的木刻楞(俄罗斯族典型民居),样式是按照当年密营的样子建的。

  沿着主干道往前走,便来到一个叫“饮马池遗址”的地方,它是一个月牙形的小水塘。水塘内的水量并不大,水面布满了青苔。景区工作人员用木桩和铁链把这个地方围了起来。如果不是标牌的提醒,任谁也不会知道这就是当年战马饮水之处。

  离饮马池不远,是杨靖宇的“司令部”。这是一座成色稍旧的木刻楞,房子内有灶台、火炕以及一张石桌,斑驳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幅杨靖宇将军的戎装照。外地的游客很容易把它当做是杨靖宇当年居住和指挥作战的地方。实际上,这座“司令部”也是后来重建的。原来的司令部,现在只剩下一个隆起的小土丘,上面满是杂草。景区工作人员为了方便游客辨认,特地在这座遗址周围竖起了木桩。景区的工作人员说,整个蒿子湖密营,当年的痕迹已经很少,大部分都是后来重建的。

  6月30日,杨靖宇之孙马继民到了蒿子湖密营,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到那儿。地方还是原来的地方,但早已物是人非。站在司令部遗址上面,马继民的思绪回到了爷爷战斗的那个年代。“我们是一路开车过来的,都觉得这个地方很偏远。爷爷他们那时候,这里不通公路,又全是原始森林。冬天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过的啊?”马继民说。

社区  |   皮革机械  |   皮革五金  |   皮革化工  |   皮包  |   蛇皮  |   羊皮  |   牛皮  |   猪皮  |   皮革辅料  |  


中国皮革协会(China Leather Industry Association,简称CLIA)是我国皮革行业跨地区、跨部门、不分经济性质的全国性行业组织,是以制革、制鞋、皮革服装、箱包皮具、毛皮及其制品等主体行业,以及皮革化工、皮革机械、皮革五金、鞋用材料等配套行业的企业为基础,由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贸易机构,以及个人自愿组成的社会团体。